本小微不是西郊土著姑娘,

去西郊探店,也鬧過幾次笑話。

記得去探品品味的時候,

信心滿滿的帶上了幾枚好友,

出了地鐵口騎了小黃就趕赴品品味,

本來是出了地鐵口向左三個路口就應該騎到的,

小微硬是帶錯了路,向右騎了五個路口,

感覺越來越不對勁,只好又相反騎了好久,

一幫人累到腿軟,

不過在吃到紅燈籠和品品味的時候,

發自內心覺得這一趟,沒白跑。

圖文|眉子

西郊的好味道也是着實不少,

小巷中更是藏龍卧虎,

前幾天小微又追着吃貨們的足跡,

去到了百花路,

終於吃到了這【4xp】

沒辦法~

做美食編輯嘛,就要保持對西郊的熱愛,

無論你是住在東西南北。

石記酸辣面魚 

地址:建設路百花路向南100米路西(房管局西邊家屬院內)

面魚這東西,小時候吃到過幾次,

那時候覺得也沒有多好吃,

心想就是升級版的涼皮嘛,

不過也是奇怪,在我眼中平平的面魚,

多年不吃但也時常的惦記着。

做了美食編輯之後,

才又找到了面魚的線索。

百花路一個家屬院門口,

不起眼的小攤,就是橫掃一眾吃貨的石記面魚老攤。

老闆做面魚已經有20年了,

最開始在友愛路賣面魚,

後來城市改建,才搬回到百花街這裏。

面魚雖然看起來不起眼,

不過做起來也是費事,老石每天早上五點起來,

開始做面魚,弄面,滴漏成面魚狀。

一碗麪魚,半碗小料,

酸白菜,蘿蔔丁,韭菜,麻醬……

老闆放料的時候,也是絕不含糊,

大勺大勺的放,生怕味不夠,吃的不痛快。

一碗下肚,酸爽解暑!

小時候關於夏天的記憶,

從味蕾一下全都回來了。

阿康小吃

地址:建設路與百花路交叉口向南50米路東

酸辣面魚對面,就是西郊久負盛名的阿康了,

過了飯點,店裏依然人聲鼎沸,

幾乎找不到落腳的地方,

來之前做了功課,

涼麪,涼皮,麪筋,牛肚是標配,

外加一碗兩摻砂鍋,

三個人中午可就吃的美了。

涼皮比較勁道,辣椒紅油給的足足的,

吃第一口居然會有點被嗆到。

相比較涼皮,我更喜歡吃涼麪,

也是帶點甜頭的怪味涼麪,

可能是拍照時間久了,

面吃到嘴裏的時候,沒有非常彈牙,

味道也稍微有點淡,

但也可能是我口味被養的太過於重口了。

砂鍋兩摻比較地道,

能吃到老式砂鍋的感覺,

寬寬的刀削麪和滑溜的土豆粉,

香菇,肉塊,千張海帶就是地道的西郊味~

來阿康很多都是多年的老食客,

麻醬麪筋,牛肚幾乎桌桌必點,

這幾乎是店和食客之間形成的默契,

西郊很多店也都是如此,

品品味的炒三摻肉夾饃,

胖娃的脆腸腰花,

經營多年,默契不在言語之間。

豫清齋抖雞

地址:友愛路百花路北五十米左右路東

大概一年前,就聽説過【4xp】,

那時候以為是什麼網紅新品,

後來吃貨們告訴我,這是百花路上的一家老店,

因為肉皮鬆軟,輕輕一抖便可脱骨,

得名來【4xp】

我平時就非常喜歡吃燒雞,

甚至一度覺得自己上輩子大概是黃鼠狼轉世,

一頓飯半隻雞,不在話下。

不大的門頭,因為修路,我們找了好久,

一隻只雞子,隔着玻璃擺在櫃枱後,

看着別提多喜人,

整間屋子都充滿濃濃的料香味,

選了一隻燒雞打包回家,

一路上想的都是回家怎麼開膛破肚!

手刃燒雞的畫面。

一路奔波,肯定不如剛出爐時候的鮮勁兒,

抖是抖不起來了,輕輕一撕,皮肉脱骨,

油亮的雞皮,嫩滑的雞肉,

燒雞先吃雞大腿,一口咬下去,

結結實實的過了一把肉癮!

20多年的老招牌,名不虛傳!

百花路只是西郊美食的一個縮影,

還有太多的大街小巷裏等待我們去發掘,

不管味道現在變得如何,

情懷總是在那裏,跑不了。

今日互動話題:你童年裏的那條小吃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