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胎十月,一朝分娩”

  對於臨產期的準爸準媽來説

  最期待的就是見到寶寶的那一刻

  可在有些父母眼中

  寶寶儼然變成了一件商品

  被放到網上偷偷出售

  有些甚至還未出生

  就已經被親生父母“預售”出去

  生下雙胞胎女嬰 親媽五萬一個賣掉

  2019年11月30號,一個名為“簡單的事”的人在網上發佈消息,她準備賣掉自己剛出生的孩子。多次試探,都市記者和打拐志願者上官正義終於與“簡單的事”取得聯繫,得知她正在湖北省黃梅縣住院,孩子已經出生,是個女嬰。

  已經有人來看過孩子?那孩子隨時都可能被賣掉!事不宜遲,大先生立即趕到了湖北省黃梅縣中醫院,同時報警向警方求助。

  當大夥進到產房的那一刻,看到孩子還在房內,懸着的心總算放了下來。警方經過核實,準備賣掉孩子的這名產婦叫“沈某萍”,是個單親媽媽。

  本以為這場交易就這樣被成功阻止了,誰知道沈某萍撒了個彌天大謊。警方深入調查發現,沈某萍其實生的是一對雙胞胎,一個女兒已經被她以五萬塊錢的價格賣掉。

  幸運的是,2020年1月1日,孩子在被賣掉整整一個月後,警方在江蘇崑山找到買走孩子的江蘇籍男子——邵某,將孩子成功解救回來。為了防止沈某萍再次出手賣掉孩子,辦案民警聯合當地公安機關,給孩子上了户口。

  誰也不會想到,孩子出生的第二天,就被親生母親賣掉,幾個小時候後,又被轉送到了幾百公里外的江蘇崑山。

  孩子“成”大白菜 被人隨意叫賣

  沈某萍的孩子是追回來了,但是地下販嬰的“黑市”仍暗流湧動,孩子在這裏就是商品,被討價還價,買來賣去。為了躲避警方的打擊,人販子們也從微信羣轉移到了“QQ”羣。

  卧底到這些QQ羣裏,給人的第一個感覺就是更加瘋狂。“男孩十萬,女孩八萬”,如果買家和賣家價錢上沒有談攏,他們就會爭得面紅耳赤的討價還價。這裏儼然就是一個菜市場,被討價還價的不是活生生的孩子,而是大白菜。

  更揪心的是,有些賣家為了賣掉親生骨肉,一般都會尋找多個買家,誰出的錢多,孩子最終會賣給誰。

  6萬6  “預售”腹中孩子

  實在讓人感到難以接受,賣掉孩子的竟然是親生父母,他們是怎樣偷偷交易的?交易過程又是怎樣討價還價的?通過卧底調查,記者和打拐志願者聯繫上了一個賣家——“長治”。

  5月7號,賣家打來電話,約記者在山西襄垣縣見面。十幾分鍾後,一個身穿粉色上衣的女子走了進來,她就是我們要見的賣家。由於已經懷孕六七個月了,她就刻意穿了一件寬鬆的衣服來遮擋。

  這名女子今年只有32歲,但她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肚子中懷的是她第四個孩子。聊天中得知,她從懷孕開始,就在網上散佈信息,要賣掉肚子裏的孩子。

  6萬6,她就要賣掉肚子裏的孩子,而且在孩子出生之前,她還會提供“一條龍”的服務,包括產前的各種檢查,胎兒性別的鑑定。最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她已經設計好了生孩子的具體時間,準時準點讓買家抱走孩子。

  原來,在見記者之前,她已經接觸了多個買家,從她和買家的聊天記錄可以發現,她選擇買家就一個標準,不能是山西本省的,距離越遠越好,這樣孩子出手之後,不容易被熟人發現。

  孩子還沒有出生,就被6萬6賣掉,這位母親為什麼要賣掉親生骨肉呢?難道這背後又有什麼樣的隱情?

  隨後,記者表明了身份。在記者和打拐志願者幾個小時的勸説後,她才慢慢醒悟過來,流下了悔恨的淚水。聊天到最後,她拿出手機,退出了發佈信息的QQ羣,刪掉了所有聯繫過的買家。

  好在,孩子還未出生,一切還不算太遲,好在,我們趕到的及時,這位母親幡然醒悟,交易被成功的阻止了。

  “沒養就沒感情 孩子賣掉就賣掉了”

  記者和打拐志願者剛阻止了一次交易,這邊又有人在網上發佈賣孩子的信息,網名很簡單:D,他發佈的信息也很簡單:誰買孩子,8萬,拒絕還價。

  賣家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夥子,在他暫住的公寓裏,還有一名女子,挺着大肚子,他們要賣的就是肚子裏的孩子。原來,這對賣家都是90後,未婚先孕,他們就想着瞞着家人生下孩子,然後再偷偷賣掉,於是才在網絡上發佈了信息。

  嘴裏口口聲聲説着難受,但是內心的貪慾卻戰勝了理性,此時此刻,他們心中想的只有錢。

  為了賣掉肚子裏的孩子,這對年輕人已經做好了所有的準備,產前各種檢查手續一應俱全。

  就在聊天的時候,這名年輕女子突然冒出了一句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孩子在她眼裏就是商品,沒有任何的感情

  親生骨肉,十月懷胎,換來的就是她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這兩個年輕人鐵了心要賣掉孩子。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準備買他們孩子的人販子已經被抓了。

  看到自己聯繫的買家被抓,小夥子害怕了,立即決定退出所有買賣孩子的羣,切斷和所有賣家的聯繫。為了防止他們繼續尋找買家,我們將這對年輕人的情況反映到了當地的公安機關,確保孩子能順利出生,不會再被賣掉。

  在記者走訪調查時發現,“地下販嬰”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有賣家,有買家,還有左手買右手賣的人販子。有人問了,孩子買回來名不正言不順,豈不是“黑户”嗎?這個買家不用擔心,在這個產業鏈裏,有“高人”,他能提供孩子出生的各種手續,確保買來的孩子能順利的把身份“洗白”。

  就這樣。。。 “黑户”孩子被“洗白”

  在調查中記者發現,買家和賣家交易完成之後,買家就會想盡辦法把孩子的身份“洗白”,給孩子上户口。在這個黑色的利益鏈中,有人專門出售出生醫學證明,幫助買家洗白孩子身份。記者聯繫了一個名叫“洪荒少女”的中介,他有渠道能搞到出生醫學證明,而且還有一個“無前期”的保證,意思就是上完户口再給錢。

  5月11號深夜,在四川瀘州的一個酒吧門口,記者和打拐志願者見到了賣家。

  這個年輕人告訴記者,他是瀘州某醫院的工作人員,他也是利用工作的便利,暗箱操作此事的。為了讓記者相信他的實力,他掏出手機,給記者看他辦理成功的案例。

  2020年以來,這個年輕人已經成功辦理了五六個,每個五萬,總共三十萬。他口中所説的成功,不是簡單的辦個證書就行了。辦證是不收錢的,等到買家拿着他辦的證,幫孩子上了户口,身份徹底的洗白了,再付錢,這樣才算真正的成功。

  通過他辦理的出生醫學證明,已經成功上户口的買家遍及全國多個省份,有山東、河南、陝西、山西等十個省市。

  在嫌疑人辦理的其中一張出生醫學證明上,加蓋着瀘州市龍馬潭區中醫院的公章,最終賣給了陝西商洛姓方的一個買家。這張出生醫院證明究竟是不是正規醫院賣出來的?隨後記者來到了瀘州市龍馬潭區中醫院。

  院方拒絕查詢這張出生證明的出處,調查一時陷入僵局,我們決定從買家手裏倒查,看看這張出生醫學證明是真是假,到底是從哪裏賣出來的。5月12號,記者又趕到了陝西省商洛市黑龍口派出所。

  方林慕瑤是不是涉拐的孩子呢?目前,商洛市公安局商州分局已經成立專案組進行調查。

  在記者調查時,山東,陝西、黑龍江等地也傳來消息,在這幾個省,有多個買家從瀘州購買出生醫學證明,成功的幫助十幾個涉拐兒童上了户口,把身份洗白。目前多省警方聯合瀘州公安機關,正在偵辦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