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記者跑腿|業務員商水推銷創可貼被罰3000元 迴應:個人代收合法》

  大象新聞·東方今報記者 田林/文圖視頻 見習編輯 趙俊鴿/剪輯

  “我啥也沒違反,商水市場監管局的幾個人就罰了我3千塊,沒給任何票據,微信收錢就讓我走了”。6月23日,來自山東菏澤的周林偉向今報投訴商水縣市場監管局違法亂罰款,且個人微信收款。對此,接受記者採訪時商水市場監管人員則稱個人微信收錢合法,所罰款已於收錢6天后交到財政賬户。但對執法依據和案卷卷宗至今未提供。

  投訴:

  莫名被罰3000元 

  執法人員不開票個人微信收錢

  周林偉説,他是山東菏澤人,為浙江一家醫藥公司的業務員,平常所做的工作是,向各個藥店推銷並配送創可貼。“創可貼屬於醫療器械管理中的一類物品,實行生產備案制管理,平時配送也不像其他藥品,需要各種手續,需要攜帶的是廠家的授權書和出庫隨行單。”周林偉説,他在這家公司幹了7年多,跑遍了全國各地,平時都沒遇到什麼事,意外卻在周口商水發生。

  6月16日上午10時左右,周林偉開着車,來到周口商水縣袁老鄉一家藥店。“當時我揹着包去藥店推銷創可貼,藥店沒有要。我就返回車上,剛上車就過來了三名男子,拉着車門不讓我走。我説他們幹啥呢,其中一個人掏了下工作證在我眼前晃了一下,説是藥監局的。我也沒看清證件,不知道叫啥名。”周林偉説 ,被攔下後,仨人就開始盤問他,“當時弄得我莫名其妙。是我賣的創可貼有質量問題還是有人投訴我,為啥攔着我不讓走?”

  他們便開始要各種手續,先是要醫藥公司的合作協議。得知是廠家的售貨員後,便要廠家授權書。“我當時就給他説,只有電子版的,如果需要他們可以找廠家核實,也可以讓廠家郵寄。他們根本不搭理我的解釋,威脅我説按規定可以罰我5000至1萬元,但只要我繳納3000元便可以放我走,而且一年內不會再查我,可以在商水各家藥店隨便跑。我當時就質問他們憑哪款法規處罰我,他們也不管,拿着我的身份證,不讓我走。”

  “當天還下着大雨,我一個外地來跑業務的,人生地不熟的。也不知該咋辦,無奈之下就同意了交款,其中一個人微信收了我3000元轉賬。然後把身份證等物品歸還我後,便讓我走了。”

  疑問:

  沒做筆錄不扣物品

  執法程序引起投訴

  周林偉説,被這些人留下的一個多小時內,這些人從沒有詢問做任何筆錄,也沒要求把我的物品暫扣到他們單位,三人只安排了其中一個人給我談錢。“後來仔細想想,他們的目的就是收錢,收保護費,不然也不會説保證我一年隨便跑。”周林偉説,他越想越感到氣憤,於是就把這事向廠家彙報,廠家和同事都支持告他們,説他們明顯是敲詐行為。

  周林偉説,他和公司的領導進行了分析,他們屬於一類醫療器械,本來要求的就松,幾乎沒有可以違法的行為,除非產品出現了質量問題,查閲《中華人民共和國醫療器械管理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市場監管條例》,也沒發現自己有哪一項行為違法,也沒有哪一款適合被罰款。反而發現,這些執法人員執法目的是為了罰款,執法程序也不對,罰款沒有任何依據,純粹是亂收保護費。

  6月22日夜,周林偉向本報投訴了此事,並向記者提供了當天個人收錢的轉賬記錄,其中一收錢者照片。

  “連姓名都不知道,手裏也沒有相關的收據。這些人的身份很難斷定,也不一定是執法人員,如果是詐騙人員也有可能。”接到其反映後,記者頗感震驚,認為周林偉可能遇到了詐騙的歹徒,政府執法人員不可能這麼幹。6月23日,就此,記者先諮詢了周口公安部門人員,民警建議向向市場監管部門核實,如果沒有這些人,可以讓周林偉來周口報案。

  核實:

  罰款者為商水市場監管人員

  個人收款於收款6天后交到財政

  6月23日,記者來到了商水縣市場價管局,在辦公室工作人員指引下,來到該局一樓紀檢室向劉姓工作人員通報了此事,並提供了周林偉電話,要求核查此事是否為該局人員所為。

  當日下午,劉姓工作人員回電説,執法人員確實為該局工作人員,並稱“6月16號,讓他(指周林偉)提供手續,因為沒有手續,執法人員對他處罰5000元,因他沒錢就微信先轉了3000。並通知他17號或者18號再到局裏接受處理。且微信收的3000元錢已於6月22日經上交到了銀行罰沒款裏。具體情況我會讓他們李隊長給你電話聯繫。”

  隨後,就此記者再次聯繫了周林偉,周林偉堅定的説:“他當時就要3000,從沒説讓去局裏接受處理,並且説,交錢走人,不交錢不讓走。我當時説廠家可以給他們傳紙質的授權書,他們也可以核實,他們都不認,他們的目的就是要錢。”

  進展:

  執法隊長稱個人收錢允許

  執法案卷至今未提供

  據瞭解,市場監管部門對違法行為的現場處罰,對個人最高額度為50元,對單位最高額度為1000元。一般程序執法的額度根據違法行為決定,但必須走程序,按照程序必須有現場檢查音像證據、筆錄,形成案卷,然後下達處罰告知書,處罰決定書。那麼,對於周林偉個人的處罰是按照什麼進行的?6月24日,商水縣市場監管局李姓隊長和記者電話聯繫時説,個人收錢是允許的,且收錢第6天后已經上交到了財政賬户。對他(周林偉)的處罰肯定是有依據的,應該是無證經營。當記者要求查看該案卷宗或書面材料時,李姓隊長説他出差前已經安排價差隊的人整理交給劉姓紀檢人員。劉姓工作人員則稱李隊長更掌握情況,讓他把相關材料傳給記者。截至發稿時,記者未收到任何回覆。

  對於李姓隊長的説法,周林偉説:“他們一開始説我無證經營,我讓廠家傳來了各種手續的電子文件,他們又改口説我沒有廠家授權書,我讓他們等等,説因為疫情廠家沒開會,廠家會發來電子文件或者紙質的,他們根本不聽,也沒有做任何筆錄和問卷,只催繳罰款。他們的目的就不是核查我的身份和手續,就是罰款。就算商水這個市場物品不做了,告到哪我也得告他們!”

  隨後,周林偉向記者傳來了廠家的各種手續以及廠家對他的授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