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3日,剛過了6歲生日的大寶 家屬供圖1月3日,剛過了6歲生日的大寶 家屬供圖

  一個小小的窨井井蓋缺失,會造成什麼後果?前日下午,一名6歲男童在隴海高架施工工地玩耍時墜入深達10多米的窨井,救援人員經過一天一夜地搜救仍然未果。這是繼3月22日一名7歲男童墜入棉紡北路熱力井後身亡的又一悲劇。提醒:施工安全防護不可掉以輕心。

  鄭州晚報記者 石闖/文 周甬/圖

  工地玩耍

  6歲男童墜入無蓋窨井

  “爸爸,不好了,大寶掉井裏了,快去救救他。”4月11日下午5點多,在鄭州市隴海路新鄭路口南側不遠處的一個理髮店,7歲女童小劉神色慌張的求助,頓時震驚了四鄰。

  小劉口中的大寶(小名)比她小點,由於住得不遠,小夥伴們經常在一塊玩耍,因此也就熟悉了。據小劉介紹,當時她和大寶及另一名同伴一塊在隴海路南關街東側的隴海高架下方施工工地玩耍,發現一個蓋有白布的井口,大寶跳了上去,瞬間失蹤了,嚇壞了兩名同伴。

  聽罷女兒的訴説,她的爸爸二話不説帶着她就去找大寶的父母,而一些熱心人也撥打了110、119、120。窨井裏邊黑洞洞的,有10多米深,孩子的媽媽任女士發瘋似的跑到現場後頓時哭成了淚人,孩子的爸爸武先生也是強忍悲痛,站立不穩,大家都是心急如焚。

  大寶的叔叔武文龍事後表示,哥哥救子心切,等不及正匆忙趕來的消防、公安、衞生等救援人員,不聽勸阻,未攜帶任何防護措施沿着窨井井壁上的台階獨自下井,因井下漆黑一片,不得不爬了上來,然後,腰上纏着繩索再次下井……

  井下水流湍急

  搜救一天一夜仍然未果

  救人,救人,還是救人。管城區消防大隊、轄區派出所、市三院等救援人員均趕到現場,管城區治安巡防大隊南關、隴海、城東中隊的隊員們也陸續趕到,幫助維持現場秩序。

  據瞭解,事發窨井為市政污水井,直徑90釐米,為滿水負荷。由於窨井較深,水流湍急,陣雨連連,救援難度很大,5名消防隊員攜帶手電筒等工具陸續下井搜救,但依然無果。昨日0點多,周圍一片漆黑,現場卻燈火通明,救援人員形色匆忙,來回奔走着。

  而東區污水處理廠也行動了起來,逐個排查從事發地點到東明路等沿線的所有污水井。一個一個污水井口進行排查,一個一個又被排除,經初步分析,範圍縮小到事發污水井向東第二個至第三個井之間,與此同時,挖掘機開始緊張地挖掘,從傍晚一直搜救到昨日清晨。

  昨日上午,在事發現場,施工人員正緊張挖掘着,然而由於不慎挖斷了光纜,且污水井管道上方有燃氣、電力等管道,救援人員只得暫時放棄。昨日下午,救援人員用4個油桶及飲水機放入污水井下,做了漂浮實驗,進行搜救。然而,可惜的是,依然沒有結果。

  痛失獨子

  打工夫妻哭昏在地

  “我也是一個母親,看到孩子的媽媽情緒失控,心裏非常難受,也掉淚了。”昨日下午,一位理髮店的大姐表示,牽掛兒子生死的任女士曾經一度抱着她哭昏在地。擔心任女士出事,她一直陪伴在任女士的身邊不忍心離開,直到任女士老家的親人們陸續趕到她才離開。

  大寶的三爺武聚峯表示,他們老家在新密市曲梁鄉黃台村,侄子武松山36歲,在鄭州跑出租,愛人在服裝店做銷售員,大寶是獨生子,上幼兒園大班,一家三口在新鄭路一家屬院生活,他們租的房子很破舊,距離出事的地方也就幾百米。

  “他們兩口省吃儉用這麼多年,就是想在鄭州打出一片天地,前倆月才湊錢交了房子的首付款。”武聚峯説,大寶該上小學了,一家越來越有奔頭了,沒想到,卻出了這樣天大的事情,“孩子的爸媽在外守了一天一夜,眼睛紅腫,勸不住,要找到兒子,我們心情都很沉重”。

  小小井蓋頻釀悲劇

  市民:防護不可掉以輕心

  “好好的孩子,怎麼會突然墜井呢?”大寶出事後,現場聚集了很多圍觀羣眾,紛紛為小生命感到痛惜。鄭州晚報記者看到,事發窨井井蓋上的一塊防塵用的白布上破了一個大洞,據一名知情人介紹,孩子看上面鋪白布,上去玩蹦牀,結果意外墜落。

  記者查看了一下,其他窨井口也未見井蓋,未見設置警示標誌,僅用白布遮擋。這讓孩子的家屬們非常氣憤,認為正是這個施工方的疏忽釀成了悲劇。而在事發的隴海路新鄭路口,警方佈置的警戒線外,幾名孩子在跳皮筋、捉迷藏,有些還圍過來看熱鬧,不時被家長呵斥。

  3月22日,一名7歲男童墜入棉紡北路熱力井後身亡。那麼,一個井蓋,究竟會釀成多大的悲劇?大家議論紛紛並呼籲“既然存在危險,施工工地就應嚴格管理,完全用圍擋封閉,而不應該讓行人尤其孩子隨意進入,必須得做好施工現場的各種安全防護”。

  那麼,出了事情誰來擔責?一名律師表示,《侵權責任法》規定:“窨井等地下設施造成他人損害,管理人不能證明盡到管理職責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而《城市道路管理條例》規定:“設在城市道路上的各類管線的檢查井、箱蓋或者城市道路附屬設施,應當符合城市道路養護規範。因缺損影響交通和安全時,有關產權單位應當及時補缺或者修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