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鄭州綠化帶每天驚現上百份“神祕盒飯” 送餐人現身》

  大象新聞記者 湯磊 見習記者 張順

  最近鄭州鄭發大廈附近的綠化帶裏每天中午都有人放一大兜盒飯然後匆匆離開,這一“神祕盒飯”事件引發社會熱議。網友提出疑問:“神祕盒飯”究竟從哪裏來?什麼人送,又要送給誰?為什麼偏偏放在鄭發大廈附近的綠化帶?究竟能不能吃?如果是廢棄食物,為什麼不直接放垃圾桶呢?

  “神祕盒飯”持續兩個月出現在鄭發大廈周邊無人認領

  大象新聞記者調查發現這些盒飯菜品豐富,有肉、蔬菜、有飲料、有蓋澆飯等,最多一次竟達450份。據附近環衞工人介紹,這些盒飯一直沒有人認領,送餐人送到後立刻匆匆離開,已持續兩個多月,“至少都是百十份,暴露在陽光下,沒人敢吃,最後當成垃圾處理掉”。記者粗略計算了一下:如果一份盒飯15元,每天100份的話,每天1500元,連續兩個月不間斷的話,至少也要9萬元,這些成本究竟是誰在承擔?為什麼要如此白白浪費?

  神祕盒飯來自餐廳 餐廳被承包、營業執照也被註銷

  為了真相早日水落石出,多路記者在鄭發大廈附近蹲點守候。在20 日上午11點左右,記者看到一輛麪包車停下,一男子下車後將兩大黑色塑料袋飲料放到綠化帶中。記者上前盤問,他表示自己是貨拉拉司機,接單送貨,其它一概不知。隨後記者獲取司機手機訂單信息,撥打訂單上的電話,對方卻霸氣迴應“該吃你就吃吧,其它我不清楚,想蹲點就慢慢蹲點”。

  “神祕盒飯”訂單顯示製作地點:崑崙樂居酒店的餐廳

  訂單顯示盒飯製作地點是位於金水路與合作路交叉口附近的崑崙樂居連鎖酒店的餐廳,距鄭發大廈十多公里。21日,記者調取崑崙樂居酒店監控,看到20日中午11點,有疑似餐飲部員工用小推車將大袋黑色塑料袋往車上運。該酒店經理告訴記者,“酒店一直沒有做餐,只有員工餐和會員早餐,餐廳已被承包”。通過酒店經理,記者聯繫到該餐廳承包人張先生,“送過一兩次,誰訂的餐我不知道,餐廳好幾天前營業執照都註銷了”。

  多路記者直播調查 警察不予立案

  23日上午,記者來到鄭州市二七區五里堡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採訪到了所長潘勇。“我們已經責令他停業了,這個盒飯已經明確了,是從這個餐廳出去的”。隨後潘所長電話通知餐廳承包人張先生前來解釋情況,但張先生表示不需要來。

  記者一行跟隨潘所長來到崑崙樂居酒店,潘所長和記者曾多次電話約見餐廳承包人張先生見面,但他始終不願意露面。事件陷入僵局後,最後潘所長撥打110報警,“我想讓公安配合我們聯合調查一下”。隨後鄭州市公安局大學路分局兩名民警來到酒店,潘所長和記者要求民警電話問詢餐廳承包人。“在案件沒有立案調查之前,我們跟當事人聯繫不合適”,之後民警便匆匆離開。

  神祕送餐人現身:只承認送了十幾份” 

  經五里堡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和警方的聯合施壓,餐廳負責人終於同意出面説明情況,但此時聯繫記者的卻變成了一名自稱“餐廳負責人”的女士,並非之前餐廳承包人張先生。該女士表示可以與記者單獨見面、私下溝通,但不接受媒體的直播採訪,地點定為金水區金水路76號的“時尚Party”公寓門口。

  記者一行立刻動身,10分鐘後趕到約定地點,再次撥打電話,卻無人接聽。令人疑惑的是記者看到剛才從酒店離開的警車也停在此處,這是純屬偶遇還是民警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們不得而知,隨後警車離開。

  40多分鐘過去了,“餐廳負責人”依舊不見蹤影。隨後,“餐廳負責人”更換手機號,撥打記者電話,更改見面條件:只允許記者派一人溝通,地點更換到“時尚Party”前方高架橋下方的草坪處。

  記者遵守約定走到草坪處,看到一名身穿白色t恤、戴着帽子、口罩的女士終於現身。該女士告訴記者,“疫情期間,我們這邊接過(鄭發大廈)那邊的幾個單子,我們只負責做飯送飯”,她表示只送過四五次,每次10份左右,定價每份15元。對於記者要求查看轉賬交易記錄、訂單人的信息,“我希望你不要再為難我了”。只承認十幾份,那上百份的盒飯究竟是誰送的?究竟是她在撒謊,還是另有隱情?

  訂單來自鄭發大廈 相關單位不予正面迴應

  經多路記者連續幾日的調查,目前確定基本這些盒飯是鄭發大廈裏的人所訂,但到底是什麼人訂的?為什麼要放在西四環的綠化帶中,只訂不取?

  帶着這些疑問,24日,記者前往鄭發大廈。記者通過企查查瞭解到河南坤潤置業有限公司隸屬於鄭州發展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負責鄭發大廈的日常管理。當記者詢問“鄭發大廈的配送公司是哪家單位”時,該公司相關負責人邵選麗卻迴應“這個有義務告訴你嗎?”

  隨後記者來到鄭州市公安局大學路分局,但民警表示超出職責範圍,“查出方包括他們的管轄範圍,都在工商局和食藥局”。為此,記者又趕到鄭州市市場監督管理局,採訪相關工作人員時卻遭到阻撓。

  截止發稿前,“神祕盒飯”事件依舊撲朔迷離,沒有人、公司或單位出面承認。對於此次事件,大象新聞將繼續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