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愛心便當”只能看不敢吃》追蹤:送餐酒店找到了 誰訂的不清楚

  前一天還有工作人員的餐飲部大門緊閉

  把飯送到綠化帶中,最終被環衞工人當垃圾處理掉,這樣的舉動讓網友大呼“活久見”。20日,記者在鄭州市鄭發大廈興國路附近的綠化帶旁,等到了送餐的男子,但該男子表示自己是跑貨拉拉的,只管把東西送到客户指定位置,其他一概不知。6月21日,記者找到了該男子所送飲品的取餐地址,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東方今報·猛獁新聞記者 周蘭/文圖

  迴應:訂單查不了

  6月20日,記者從送飲品男子的手機訂單上了解到,取餐的地點位於二七區醫學院地鐵站附近的崑崙樂居酒店鄭州醫學院店,距離鄭發大廈十多公里。

  為啥在距離這麼遠的地方訂餐?大老遠送過去為啥要放在綠化帶中?帶着這些疑問,21日,記者來到崑崙樂居酒店鄭州醫學院店瞭解情況。

  該酒店門口有攝像頭,記者調取監控發現,20日上午11點左右,疑似酒店餐飲部員工用小推車將裝在黑色塑料袋中的東西往車上運,前後一共搬運四趟。

  酒店負責人告訴記者,該酒店餐飲部是對外承包的,他只負責酒店運營。“我可以幫你找一下餐飲部的負責人。”他説。

  沒過多久,餐飲部負責人也來到了酒店,看到監控中的其中兩個黑色塑料袋,稱“那應該是水”。隨後向餐飲部專門做飲品的師傅打電話求證,被告知“昨天沒有做飲品”。

  至於20日到底有沒有訂單?用小推車運到車上的黑色塑料袋裏裝的是什麼?餐飲負責人表示,不確定,訂單查不了。

  平台:已經不是貨拉拉師傅

  在記者採訪中,一位女士表示,“盒飯就是這個酒店餐廳送的”,説完就走了。

  此前,送飲品的男子告訴記者,他是貨拉拉司機,塑料袋中是客户在朋友那裏下的單,朋友臨時有事,就拜託他送來。在現場,記者並未看到該男子車上有任何貨拉拉的標誌,該男子稱,由於交警一直在查,所以他已經將車身貨拉拉的標誌撕掉了。

  記者又聯繫該男子的朋友,電話未接通就被掛斷。

  隨後,記者撥打了貨拉拉平台電話,根據車牌號尋找6月20日送餐的師傅,瞭解送餐訂單情況,卻被告知,該車牌號車主去年就已經脱離了貨拉拉平台,所以已經找不到他的任何記錄。記者又提供該男子朋友的電話,也被告知“查不到這個電話,不是我們貨拉拉的師傅”。

  明明不是,卻自稱貨拉拉師傅,還把飲品送到綠化帶中,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餐飲部:營業執照已註銷

  有訂單信息就能找到訂單人是誰,21日,記者在崑崙樂居酒店鄭州醫學院店見到了餐飲部負責人,她告訴記者,週一(22日)有鄭發大廈一位沈姓男子的訂單,但是訂單信息不方便透露。

  22日上午10點,記者來到該酒店附近等待來取餐的車,直到11點10分,都沒看到有人來接單。

  隨後,記者走進該酒店才發現,前一天還有工作人員的餐飲部已經大門緊閉,空無一人。但掛着鎖的玻璃門上貼着一個很顯眼的標籤:“6月22日 今日已消毒”,那麼,為什麼當記者到達這裏的時候,廚房直接上了鎖?

  “餐飲部一般會做一些員工餐,我也不知道為啥關了門。”該酒店負責人表示。

  附近一位男子表示,有見過從酒店用小推車推出來的黑色塑料袋,“裏面裝的是什麼我也不知道,看不見,還有一些是用紙箱裝着。”

  此前,記者通過該酒店門口的攝像頭看到,20日上午11點左右,疑似該酒店餐飲部員工用小推車將裝在黑色塑料袋中的東西往車上運。

  該酒店負責人表示,餐飲部在今年5月14日承包出去,跟該酒店籤合同的是一名姓張的男子。

  記者聯繫了承包餐飲部的張先生,他表示,之前往鄭發大廈送過單,但並不能送進大廈,而是給客户打電話,讓人家下來取。至於是誰訂的餐,張先生表示“不知道”,“送的有蓋澆飯、餃子等”。

  張先生表示,該餐飲部門的營業執照已經於前些天註銷。“我們營業執照已經吊銷了,最近並沒有送過餐。”記者約張先生見面瞭解情況被拒絕,其稱“我有權利不告訴你們”。

  那麼,6月20日監控中出現的黑色塑料袋裏到底裝的是什麼?為何在記者採訪後的第二天,餐飲部直接上了鎖呢?

  監管:相關部門約談疑似送餐單位

  6月23日上午,記者來到該酒店時,一樓餐廳大門依然緊鎖,門口貼的標籤改成了“6月23日 今日已消毒”。

  轄區五里堡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的工作人員表示,在“愛心盒飯”事件發生後,他們已暫時要求其停業。

  五里堡食品藥品監督管理所所長潘勇告訴記者,接到反映後,他們立即進行了調查,先是對酒店的餐廳進行了檢查,檢查結果沒有問題。隨後,他們還將對餐廳生產的食物進行抽檢。至於“愛心盒飯”,初步確定是從這家餐廳出來的,他們曾聯繫餐廳負責人張先生,要求其來所裏説明情況,但對方一直拒絕。

  潘所長通過尋求警方協助,又通過酒店負責人做工作,最終一名自稱餐廳負責人的女士同意見面,但不同意在場記者錄音錄像。

  23日上午11點30分左右,這位女士在金水路與京廣路交叉口附近一街邊遊園處現身,女士承認其餐廳確實往綠化帶裏送過盒飯,但是一次只送十幾份,其他的都不是他們送的。至於盒飯是誰訂的,要送給誰,為什麼放在綠化帶裏,女士仍表示不清楚,隨後離開。

  23日下午兩點,記者試着聯繫張先生,對方已是關機狀態,該女士的手機也一直無人接聽。

  潘勇表示,“愛心盒飯”被廣泛關注之後,他們也只能去查食品質量安全方面的問題,至於這些盒飯的來龍去脈,需要民警介入調查。

  該轄區民警也表示,在沒有立案之前,他們介入也不合適。

  在此,記者希望如果有知情人士瞭解情況,請撥打電話18738255993聯繫我們,我們將十分感謝。也希望當事人發聲,為這些無辜的食物“正名”。